第十一章 解决与宣言

作者:迁就呀迁就 | 发布时间:2018-10-12 15:09 |字数:5208

    五分钟过去了,春日部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

    “怎么样?”

    “不行。”

    跑了一路,又使用了恩赐,仁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眼前忽然闪过久远飞鸟控制自己的一幕。

    说不定,飞鸟会有办法!

    仁单手撑地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走,我们现在去找飞鸟。”

    “你有办法了?”

    “嗯。”

    仁有些不确定的回道。

    宅邸。

    久远飞鸟冷静的当着一尊门神,加尔德知道自己冲不出去,干脆就这么盯着对方。

    他不信这个破罩子会一直在。

    果然在时间的流逝下,防御护盾的光芒开始逐渐黯淡,加尔德有些静不下心又扑了上来。

    结果撞了个头破血流缩着尾巴回到原位。

    久远飞鸟也在担心护盾的强度会不会减弱,不过在看到加尔德的惨样,这个担忧再次放下。

    她是拿加尔德没办法,但她可以出言嘲讽啊!

    加尔德又不是神,他的体力是有限的。

    “再继续啊,说不定下一次我这个护盾就冲不住碎了呢?那样你就可以一爪子拍死我了!”

    “吼!”

    加尔德来回渡步,似乎是真的在考虑久远飞鸟的话。

    腥红的眼瞳像黑暗中的两盏灯笼,晃来晃去。

    半个小时过去。

    金色完全淡去,久远飞鸟失去了防御护盾的保护,加尔德早就已经迫不及待。

    他张开血盆大口,准备一口撕碎对方的身子。

    结果只听到一声闷响。

    加尔德退了回去,嘴角有鲜血流下,而久远飞鸟的面前,则是有一颗虎牙。

    “噗……”

    她有些憋不住了,干脆直接笑出了声。

    “野兽就是野兽,丧失理智后的智慧比起春日部的三毛猫还要不如。”

    “飞鸟!”

    “春日部,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有护盾的保护,久远飞鸟一脸悠闲的转头和春日部闲聊。

    春日部回答,“是仁君,他好像是想出了什么办法。”

    久远飞鸟左看右看,春日部身边却没有仁君的身影,“仁君呢?”

    “在后面。”

    春日部闪身让开,结果就看到仁正在拼命努力的跑着。

    两条小短腿不停摆动,完全没有当时带春日部离开时的那种速度。

    和机车没油差不多,嘴巴像风箱大口的呼吸。

    “仁君!”

    仁单手撑着墙壁,紧闭着眼睛喘气一字一顿的道:“让,让我缓缓。”

    春日部也是无奈,她本来是想要拖着仁来的。

    后者偏偏要自己跑。

    总算等他好一些后,仁才开口,“飞鸟,你的恩赐应该可以控制一些小动物吧?”

    “嗯。”

    “那外面的那些藤蔓呢?”

    飞鸟没有尝试过,她不确定道:“也许吧……我没有尝试过。”

    宅邸内就有那种藤蔓,仁指着一根爬在墙壁上的藤蔓,“你可以试试看,要是能支配它,你就有了束缚对方的能力。”

    久远飞鸟知道这也许就是胜利的关键。

    她盯着墙壁上的藤蔓,“扭动!”

    藤蔓在威光的作用下,居然真的开始动了起来。

    “可以!”

    久远飞鸟转过身,看着加尔德,忽然抬手,“藤蔓,捆住他!”

    无数藤蔓从房间的各个角落里出现,加尔德警惕躲开一次进攻后,就被从窗外破窗而入的藤蔓纠缠住。

    藤蔓开始慢慢收缩将他提起。

    “就是现在!”

    久远飞鸟提起西洋剑,快步向着加尔德蹦跑而去。

    “松开!”

    藤蔓迅速收缩,在空中的加尔德无从借力,只能凭借本能反应的挥出一爪。

    爪子与护盾碰撞。

    西洋剑,落在了加尔德的眉心。

    “嗷!!!”

    惨叫传出,在围观的十六夜轻道一声,“结束了。”

    恩赐赛的结果已经出现,契约文件破碎。

    “胜利了!”

    仁感叹道:“是啊,这次多亏了飞鸟呢。”

    “走吧,恩赐赛结束,我们也该去收取战利品了。”

    fores garo在这次落败后,就名存实亡了,作为首领的加尔德身死。

    没有了领导人,剩下的残党,被那些收到过威胁的共同体们,联合驱逐。

    被夺去的旗帜,则是由无名的领导人,仁·拉塞尔交还给那些共同体的首领。

    久远飞鸟抱着手臂在一旁围观。

    十六夜则是看着林一,“你不去的话,我就去了。共同体需要发展,这次可是一次宣传的好机会。”

    林一稍有兴致的看着十六夜,“你随意。”

    十六夜可不在意他的行为会不会给林一带来麻烦,他来到黑兔和仁的身边。

    从后面搂住仁的肩膀。

    “诸位,既然你们已经拿回了自己的旗帜,那么现在能否听我说些话。”

    第一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这点逆回十六夜做的很好,他没有慌张,“黑兔,你还没有忘记我为什么会加入无名的吧?”

    “嗯。”

    黑兔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十六夜直起身子,高声的喊道:“众所周知,我们的共同体是没有名字是无名。

    但请各位记住仁·拉塞尔,以及那边站着的那位神灵。”

    众人顺着十六夜手指的方向看去,正是林一与参加了恩赐赛的两位少女。

    “喂喂,十六夜你是在给我找麻烦啊!”

    逆回十六夜笑着回道:“我之前可是问过你的。”

    林一有些无奈,“被你摆了一道。”

    逆回十六夜在向林一抱歉的点了下头后,再次丢出一个炸弹,“我们共同体的目标可是打到魔王,这点请大家务必记住!”

    这次仁和黑兔有些不淡定了。

    “十六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十六夜……”

    十六夜给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靠在黑兔和仁中间,“有事情等回去再说,你们继续吧。”

    回到共同体的驻地。

    沉默了一路的黑兔直接向逆回十六夜发难。

    “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水源,再加上还有你们在,只要稳扎稳打的参加恩赐赛就可以了。

    为什么在那个时候还要这样说。”

    “神灵和魔王,到底那个更加深入人心?”十六夜没回答黑兔的问题,反问一句。

    黑兔沉默几秒钟,然后回答:“当然是魔王。”

    十六夜继续问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需要再畏惧魔王吗?”

    黑兔用余光偷瞄了一眼和飞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的林一,回道:“不需要。”

    “那我这样做是最高提升我们知名度的一个方法,难道你想要让那家伙直接去向同阶的神灵发起生死挑战?

    不说他会不会答应,至少我觉得白夜叉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无论结果如何,对no name没有任何的好处。”

    十六夜的解释合情合理,黑兔和仁一下子没有了反驳的理由。

    但黑兔心里还是不舒服,十六夜盯着黑兔,忽然弯腰道:“下次我会注意的,这次黑兔大人就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呗。”

    黑兔小脸一红,蹦跳着走了。

Copyright © 2018 紫轩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