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章 折冲口舌,先礼后兵

作者:云霄野 | 发布时间:2018-10-12 15:09 |字数:3538

    当宋江从东京汴梁折返回来,率领些头领引马步水军一万余人回去又到了水泊梁山前时,却惊然发现山排巨浪,水接遥天的湖泊面上有许多船舶游驶而来,所有船舶上色映戈矛、光摇剑戟,杀气横戎幕,一众头领尽是貔虎也似的豪雄,不止有因不愿接受朝廷招安而先行出走的愿寨中头领,甚至还有萧唐麾下剽悍善战的勇将!

    宋江神色错愕,又向身旁的吴用忙觑将过去,然而却见那个平素想来要摆出副沉稳睿智模样的智多星也是满脸的惊诧之色。渐渐的,宋江也终于意识到了如今水泊梁山,不等他自行拆毁城垣山寨,反倒已经为萧唐所占据。

    萧唐那一伙,来得好快!吴用心中暗念,就算晁天王不肯随我等接受朝廷招安,也的确有可能前去投奔萧唐入伙,可是怎的便恁般的巧?我等只得按例前往汴京归顺朝廷时,萧唐便立刻出动,轻巧的占取梁山,遮莫寨内不止又人早向他通风报信......若说那萧唐早就盘算着轻取我水泊梁山,他却怎会有这等未卜先知的本事!?

    宋江更是心中暗恨,这可不止是教对方轻而易举的占据了本来自己赖以生存的水泊梁山城垣大寨,寨中仍有大批的军械、钱粮、甲马,以及赴京时只得暂留于水寨之中的所有船舶尽皆落入萧唐之手。还有包括自己老父在内的寨内头领所有家眷也都被对方所制。方才受朝廷招安,可是却被萧唐准确的扼住了自己要害,难道无论是做官做贼,却只能被他处处压制不成!?

    当宋江此时再觑见萧唐矗立在船头,又有许多艘船舶的拥簇下径直向自己这边游来时,他的心中蓦的生出浓烈的杀意,可是己方返回梁山处理后事的不过万来的兵马,休说对方若要抢先发难,便已是抵敌不得,何况还要涉及到自己的老夫与其他头领家眷顾虑,宋江也只得按捺住心中怒火,而是对萧唐寒声喝道:“萧任侠,好歹恁也是诸事晓得的豪杰,前番毕竟你我曾携手合作,如今你却趁我梁山不备取我山寨,如何不是坏了义气,要使江湖上好汉见笑?”

    萧唐见说冷冷一笑,说道:“宋头领,亦或说我现在也该唤你做宋相公才是,如今想必你也已觐见过官家,得宽胥罪责争了个官身,怎的你一个宋廷的官却要与我等讲绿林规矩?这水泊梁山本是由晁天王统领,而你既已归顺朝廷,遮莫还要霸占此处绿林山寨不成?晁天王原本不愿坏了你们兄弟之间的和气,是以暂离梁山,特去与我共聚大义,如今我等拿下此处早已被你决议舍弃的梁山大寨,取之何碍?”

    宋江见说面色一滞,真要按江湖规矩说理,他也难以能讨回场子来,也只得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转过了话头,又说道:“又何止是你率兵马霸占了我梁山水寨、旱寨,久闻萧任侠行事光明磊落,如今却暗使诡计,陷我宋江与寨内兄弟家小,这你又如何说理?”

    “宋江兄弟,虽然我晁盖愚钝,愈发觑不清你的为人秉性,可是你却又以为我晁盖是何等人?又当萧任侠是哪种人?”

    本来再此与宋江重逢,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而暂时默然不语的晁盖立即站出身来,面带激愤之色,又对宋江忿声说道:“令尊与寨中其他头领家小,皆有萧任侠教人好生看觑,不曾有过半点怠慢。既然你们连同家小要还个清白身份,不愿再于梁山寨内安住。我等就专等你来,交还寨内头领家眷老小,也任由着你将各家老小送回出身州县,复为良民。好歹也要让你明白:有些情分,你宋江不愿再念,而我晁盖无愧于心,也仍旧会去顾及!”

    本来与晁盖相处自觉有几分理亏与愧疚的宋江眼见昔日的结义兄长也跳出身来,更是义正言辞的说罢,不仅没甚反驳的余地,气势上自又堕了几分。只是听晁盖言及自会放还梁山寨中的一众家眷老小,宋江心下稍安,而其它一并前来的吴用、董平、李逵、雷横、杜迁、宋万、朱富、宋清等一干本来各有忿意的头领听罢,紧绰的兵刃的手掌也不禁缓缓的放松下来。

    如今还能怎的?已经教萧唐尽占得先机,接还了家小还有全身而退的余地,眼下恁般情形......遮莫也只得见好就收了。

    又过片刻,当宋江亲眼觑见自己的老夫与寨中其他头领家眷乘船舶运渡过来,自也不能再于马背上端着架子,而是立刻滚鞍下地,与宋清两个连忙前去接引自己的老父。周围董平、李逵、雷横等头领也立刻率众围将上前,在湖泊岸边形成半圆形的阵势,与对面登陆及船上的萧唐麾下兵马彼此对持着。

    “宋江做了不孝之子,负累了父亲于寨中吃惊受怕!”

    这边宋太公眼见宋江拜倒在地说道,他却也只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是萧唐、晁盖那伙初至山寨时教为父一时心慌,这几日下来...待我等的确善待,每日不曾受辱吃苦,倒将养得心安,也教你我父子团圆相见......吾儿,如今你既已回来,想必已蒙朝廷宽胥罪孽,梁山此地,不可再做久留,免得节外生枝啊......”

    宋江这边听宋太公语重心长的说罢,在旁又见得他兄弟宋清神色迟疑,似也不愿在此就与萧唐磨耗。而寨中其余家眷也陆续被从船上引将下来,李逵亲自迎得老母,本来满腔的粗言秽语与凶戾杀性也不由都按捺下去,虽然仍向萧唐那边瞪视过去,只是锯了嘴的葫芦也似又不知该作何言语;雷横这边也上前拜过老母,再往船舶上朱仝那边觑将过去时,又是念及自己这个当年同处郓城县衙的兄弟不惜耽上自己的官身仕途的义举大恩,一时感然,更是心生愧疚,而又向朱仝深深的施了一礼......

    而一众前来接引自家亲眷的宋江麾下头领里面,神情最为复杂的倒是笑面虎朱富,当他终于亲眼觑见那杀他兄长朱贵的仇人萧唐真面目时,一对招子里蓦的有杀机流露。可是当朱富又眼见自己的妻室与一对儿女被对面的军健护送下船,连忙上前迎接,也得知浑家与儿女得安抚照顾,如今得以顺利重逢后,朱富再觑向萧唐时,眼神中却又多了几分犹豫之色。

    眼见其他头领迎着自己亲眷,各自心安,董平却是策马左右观望了一番,又扬起头来,对萧唐高声说道:“承蒙萧任侠仁义,肯放还寨内家眷,只是却不知拙荆程氏,如今又在何处?”

    萧唐见说叹了口气,也向董平朗声回道:“留在寨中的一众家眷里面,唯独只有程氏不肯下山,而请托我收容仍安住在山后房舍之中,这又是何原因,想必你董平也清楚得很!”

    董平听罢神色骤然一变,然而却似乎隐约的意识到了这一天早晚要来。他心中也不由念道:当年梦寐以求,我宁可顶着天下的骂名也必要得到她,可是以为终是遂了心愿,到了现在却又如何?我董平自问英雄风流,鲜衣怒马纵横沙场又是何等爽利!偏生于男女之事上曾着了相,如今当真还要搭缠执着......我便只得活得恁般不堪?

    又过片刻,董平脸上的戾气也渐渐散去,旋即又朝着萧唐的方向遥遥拱手,说道:“我董平自也相信以萧任侠的为人,必会善待拙荆,而不至再教她惊惧受怕。她不愿走,我自不会似当初那般强求!可是好歹我与她仍有夫妻情分,倒要请萧任侠向拙荆转托句话:她如有求,我董平依然会来!”

    董平并未再做纠缠,定要讨回那程婉儿来,这倒有些出乎于萧唐的意料之外。看来这个双枪将到底也意识到了他自以为的情缘,与现实中和意中人朝夕相处在太多时候却是两码事。

    更何况董平冲冠一怒为红颜,而去强夺程婉儿为妻的手段......实在是忒过下作,可是他这在原著里面好歹也有心灵机巧、风流倜傥另一面的双枪将,现在想必也该斟破了当真也是得到了对方的人,却已没法得到对方的心。

    只是眼见董平如此回应,想必程婉儿也没将已经怀了他的骨肉一事告知于董平......萧唐心中念罢,随即又转头向宋江望去,又高声说道:“贵方家眷我已放还,宋头领,如今你又如何说?”

Copyright © 2018 紫轩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举报邮箱:88888888@qq.com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客服邮箱:88888888@qq.com QQ:88888888